首页 专家简介 专家著作 专家论文 学术交流 学前教育课程资源 专家推荐 交流论坛 博客 联系我们
发生在一个城市化过程中农村幼儿园的园本教研
2006-08-29        点击:3509

发生在一个城市化过程中农村幼儿园的园本教研

—— 记青岛市黄岛办事处中心幼儿园的园本教研究活动

 

这里,原来是一片农田,临海之处还有许多个渔村;这里的人们世世代代以耕耘和打鱼为生,质朴的生活方式打造了淳朴的民风和一代又一代循规蹈矩的人。现在,黄岛,毗邻青岛市区的一个半岛,成了青岛的一个经济开发区,成了青岛市最现代化的城区之一,那里大楼林立,车水马龙,城市的喧哗打破了以往乡(渔)村的宁静,那里的人们在全新的关系中开始了完全不同于以往的生活。

生活在黄岛的农村孩子们,正在经历着自己的家乡被城市化的过程;工作在黄岛的幼儿园教师们,正在面对因为家乡被城市化而带来的种种冲突和挑战。

近几年里,我曾两次去黄岛办事处中心幼儿园,与那里的教师们一起交谈,一起研究,体验和感悟在城市化过程中幼儿园教师的专业成长问题,在自己的头脑中获取在理论研究中所难以获得的真实经验,丰富自己的那些能被用于教育实践的“实践性知识”。

面对城市化带来的冲突和挑战

从农村到城市,从农业生活方式,跨越了工业文明,面对的是信息社会,面对的是知识经济,黄岛的孩子们经受着比一般地区的孩子更为剧烈的矛盾和冲突。冲突来自儿童身处的社会生态系统的变化,冲突也来自幼儿身处的物质环境的变化。黄岛办事处中心幼儿园的教师们面临着比一般地区的教师们更为严峻的挑战,挑战来自她们所面对的儿童,挑战来自她们所面对的家长,挑战还来自她们自身。该幼儿园的教师们在应付城市化带来各种挑战时不断反思自己的行为,在改进教育、教学的过程中,使自己的专业水平得到了提高。

在幼儿园教育实践中,黄岛办事处中心幼儿园的教师们逐渐领悟到他们所面临的教育所具有的特征:

从农村,到最为现代化的城市,对于孩子而言,并非简单的只是后者替代前者。

农村生活的原始性往往能给孩子的想象和创造带来更大的空间和余地,特别是在这块祖祖辈辈已经生活了多少个世纪的土地上,人们形成的社会关系和创造的物质文明,能给处于人生初始阶段的幼儿以十分丰富的精神和物质财富。例如,在城市化过程中,农村的资源并没有被泯灭,这些资源,能为处于“原始思维”状态的孩子们提供难得的学习材料。幼儿园教师要充分利用这些资源,让幼儿传承优秀的文化。

在城市化过程中,能让生活在相对单纯的农村孩子们有机会接触各种矛盾和冲突,使他们能有机会多角度、多视点地思考问题。这里的孩子,能比城市的孩子更多地接触自然,还能直接接触到最现代化的学习材料。幼儿园教师要充分利用这些资源,让幼儿将两者进行比较,从中获得智慧,从中建构人格。

正如幼儿园的教师们在反思活动中所述,在幼儿园周围,自然资源是很丰富的,她们经常利用各种机会带领孩子们外出进行实地参观和考察,这样既利用了这些天然资源,丰富孩子们的经验,也可以使活动更为有趣。每次从野外归来,孩子们都有很多的感受,他们常会通过许多种方式方法表达自己的感受。孩子最常见的表达方式,是用自己的语言进行讲述、用图画描绘、通过手工制作、通过表演游戏表达、通过结构材料建构,等等。教师们认为,这些都是孩子们自己的“语言”,它们对孩子们表现和表达自己的所思、所感都是很重要的。

在反思活动中,教师们提出了许多问题,例如,孩子们的这些表现和表达方式的作用都是一样的吗?有没有年龄、性别的差异?这些表现与表达的方式各有什么不同的特点?传统的、天然的材料如何与现代的思考联系在一起?等等。随着研讨活动的深入,这些问题常常激发教师们进行更深入的思考。她们除了查阅资料,研究这些问题外,还经常在下班后或在双休日聚在一起,讨论这些问题。

在黄岛中心幼儿园所看到的和感受到的

在黄岛办事处中心幼儿园,我所看到的孩子,朴实又富有睿智,憨厚又充满激情。在黄岛办事处中心幼儿园,我所接触的教师,真诚又富有创意,理智又充满热情。我看到了教师们八小时以内和八小时以外的工作,看到了教师们与孩子、家长和社会其他人员之间的互动,看到了教师们的研究、反思和不断的进取。在我阅读到的教师们所做的观察记录“蔬菜双胞胎”、“菜死了”、“磨”、“小木匠”等材料的时候,在我看到了教师们所收集的孩子们的作品“多功能船”、“海弯大桥”、“全自动火腿肠生产厂”等图片的时候,我的眼前再现了我与教师们之间进行对话的场面,在我的脑海中浮现了能反映真实教育情景与教师们对教育的感悟和理解之间联系的画面。

与幼儿园教师们的对话中,我虽然被人口口声声地称作为专家,但是,身临其境,我觉得自己并没有可以指手划脚发表指导性意见的资格和能力。教师们每时每刻滚打在属于她们自己的这块土地上,与她们朝夕相处的孩子们在一起,她们对于“儿童”和“教育”的话题是最有发言权的。我的作用绝对不是让教师按照我指点的迷津去行事,而是应该详尽地、认真地、全神贯注地感知和领会她们所说的话及其意义,并根据我对教师们所发表的意见和想法的理解去生成新的意义,从而通过在与教师的对话中发出来自不同于教师立场的声音,提出一些新的问题,引发教师作更为深入的思考。

例如,在对“菜死了”这个案例进行研讨和分析时,我为孩子们的对话而折服,也为教师能将如此精彩的教育事件记录在案而大声喝彩。然而,在欣赏之余,我也发现教师们在对话中所反映和存在的问题,那就是她们能从纪录材料中所领会到的教育意义还是比较感性的,对于幼儿如此富有哲理的思维和言语还缺少深层次的分析。从一个教育理论工作者的角度,我向教师们解释了当今认知心理学的研究成果——“儿童朴素理论”,以及如何运用该理论去解读“菜死了”这个案例。这个来自幼儿园教育实践的案例,帮助教师生动形象地学习了“基于实践,能被用于实践”的“实际性知识”,有助于教师更深入地理解幼儿,理解教育。我感到教师们很乐于接受这样的学习。

对幼儿园反思性教研活动进行反思

黄岛办事处中心幼儿园韩梦凤园长的带领下,该幼儿园的教师们进行了已经进行了数年的反思性教研活动,对于提高该幼儿园的师资水平起到了重要的作用。教师们所作的纪录材料已经被编辑在一本题为《城市化中的农村孩子们》的书中,并正式出版。

现在,如果对黄岛办事处中心幼儿园开展了数年的反思性教研活动进行反思,我发现在幼儿园园本教研活动中的对话确实为教师、园长和专家构筑了交流、共建和反思的平台。在对话的过程中,对话的各方并非在寻找一种能普遍适用的教育策略和方法,而是在进行一个根植于幼儿园具体情景的共同建构的过程。通过多视角的对话,对话者提出更多的新问题,在频繁的交流和沟通中,在人与人互相熟悉和理解的过程中,逐步达成理解和通融,逐步在内心深处形成默契和意会。

 我参加了包括黄岛办事处中心幼儿园在内的许多幼儿园的园本教研活动,我觉得我是一个最大的获益者。在与第一线幼儿园教师进行面对面的对话时,我获得了自己在理论研究中所难以获得的真实经验,这些经验足以会让我对幼儿园教育作重新思考;在倾听了各种不同的看法和意见时,我才感悟到自己长期以来业已形成的思维定势也有许多不切实际的地方,甚至还有一些很荒唐东西;在发表我自己从实践中重新领悟的意见时,我才认识到这些意见也许对教师改进教育、教学还真的有些用处,而正是那些与我对话的幼儿园教师给了我启示,给了我灵感,否则,我是没有可能发表这样的意见的。

 

《幼儿教育》2005年第十一期

 

责任编辑: admin
收藏本页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站内搜索
Copyright © 2004 -2015 朱家雄学前教育研究网 技术支持: Ezness.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