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专家简介 专家著作 专家论文 学术交流 学前教育课程资源 专家推荐 交流论坛 博客 联系我们
在青岛实验幼儿园发生的“故事”
2006-08-29        点击:4064

在青岛实验幼儿园发生的“故事”

 

多年以前,我就与青岛实验幼儿园的宁征园长相识了,我也曾经去她的幼儿园观摩过,在我的印象中,青岛实验幼儿园是青岛市的一个示范性幼儿园,在那里教师们所做的一切都是十分“前位”的。今年6月,我再次去青岛实验幼儿园,这次去,为的是参与该园的“园本教研”,这样的活动能让我更深入地接触那里的教师和幼儿,能与他们直接对话,了解带有“青岛情节”的幼儿园教育和教学,更多地感悟在幼儿园教育实践中所发生的“故事”,以及发生在“故事”背后的“缘由”。

初生的牛犊

在“园本教研”中,短兵相接的是对老师们设计和实施的教学活动进行研讨。由我一起参与的“园本教研”活动在青岛实验幼儿园的教师中产生了一些反响,与该园关系密切的城阳区实验幼儿园在韩园长的带领下也来了许多教师,一起参与了活动。

如果说,一个有外人参与的“园本教研”活动由像孙琦这样的老教师来单杠,会被人认为是合情合理的话,那么,一位名叫栾晓芳的老师主动向宁园长“请战”,要求将自己作为被“解剖”的对象,还着实让人感到有点意外。栾老师是才来幼儿园工作不久的一位新教师,没有太多的教学经验,我相信她这样做,有的是自信和勇气,有的是“上进性”和竞争意识。宁园长欣然同意了她的要求,但是还是几次三番地对我强调,说她是一个没有多少教育、教学经验的新老师。

没有其他老师指导,也没有经过“预演”,一个由栾老师自己设计的名为“小老鼠打电话”的教育活动“原汁原味”地展现在数十位活动参与者的面前。

“小老鼠,打电话,找个朋友过家家,电话本呀手中拿,5 4 3 2 6 7 8。‘喂,喂,你好吗?请你快到我的家。’‘好,好,知道了,马上就到你的家。’咚,咚,咚……。喵呜……。朋友怎么会是它?原来电话打错了。”这首生动、有趣,还带有点幽默的儿童歌曲,自始至终地以各种变化的方式出现在整个活动的各个环节,音乐,加上孩子的肢体动作,加上他们的脸部表情,再加上整个课堂的气氛,让旁观者真有点目不暇接。

在对这个活动的“园本教研”研讨中,不少教师都谈到,“我们不说别的,就只说在活动中孩子们表现出来的那种神韵,即既有点认真,又有点调皮,既有点严肃,又有点戏耍,真让人忍俊不禁。我们可以感觉的只是,孩子喜欢这样的活动,孩子会从这样的活动中学到东西。”

看了这个活动的实施过程,我从自己的立场出发有两点感受。其一是,对于一个教育活动而言,活动材料的选择是至关重要的,好的活动材料已经足以使一个教学活动成功了一半;其二是,对于一个活动材料的加工,需要教师的智慧和领悟力。

栾晓芳老师没有教育经验方面的优势,尽管她很有做幼儿园教师的天赋,但是,设计和实施的教学活动要能得到大家的认同,尚需时日。“小老鼠打电话”这个教育活动的成功,在相当大的程度上取胜于活动材料的选择,使整个教育活动充满了童趣,充满了生气。

好的活动材料是一个基础,会运用,特别是会创造性地运用更为重要。可以想象,如同“小老鼠,打电话,……”这样的歌曲,甚至比它更好的歌曲,如果只是反复地学唱,孩子也会厌倦。在设计活动时,栾晓芳老师根据活动的进程将歌曲本身作了数次的变化,让幼儿根据自己的生活经验,将“小老鼠”改变为“小兔”、“小羊”、“小蚂蚁”、“水母”等,将“小猫”改变为“狼”、“狮子”、“穿山甲”、“乌龟”等;将电话号码5432678改变为他们熟悉的,或者他们自己创造的号码。对活动材料的这些加工,不仅增加了幼儿在活动过程中的乐趣,也能对幼儿的学习提出更多的挑战。

我暗暗地为栾老师精彩的教学活动喝彩,我更为她的“初生牛犊不怕虎”的精神喝彩。我记起了一位上海的幼儿园老师所说的一句话:“也许在每一次的对话中,你会和我一样得到许多东西:自己想到却不敢说、自己想做但没有、自己认为自己做不到始终没有去尝试的……。教师为什么不可以更大胆些?脚步更大些呢?

“另类”的感悟

另一个被用作“园本教研”的教学活动是孙琦老师设计和实施的“小脚丫”。孙老师是青岛实验幼儿园的一名老教师,有丰富的教育、教学经验。活动一开始,孙老师干练、清新的教学风格即给人以深刻的印象。

在不知不觉中,时间飞快的流逝,让人忘记了这个教学活动已经持续了40分钟,让人才想起这还是一个小班的教学活动。

在对这个活动的“园本教研”研讨中,教师们都批评了这个为小班幼儿设计的教学活动实在太长的。这样的批评是有道理的,因为按照小班幼儿的年龄特点,他们主动注意的时间只有短短的几分钟,40多分钟的持续活动对于他们来说,明显是不合适的。而且,反思一下整个的活动过程,孙老师在一个活动中想要幼儿获得的东西也实在太多了一些,粗粗地罗列一下,似乎与小脚丫有关的内容几乎全都被收罗进去了。有些熟悉孙老师的人这样说,孙老师平时是个追求完美的人,她设计的这个活动反映了她的那种个性。

大家的批评似乎成为了一种“共识”。就在这时,我猛地冒出了一个十分强烈的想法:让一大群3-4岁的幼儿,在40分钟里那么专心和投入地进行教师引导的教学活动,那只有极少数的教师才有可能做得到。这种想法似乎有点“另类”,但是我不愿放弃。在跟参与“园本教研”活动的老师们开展对话的过程中,我说出了这样的想法,得到了部分老师的认同。

后来,孙老师本人对自己实施的教学活动做了这样的自评:“我对活动结果的感觉比我预期的好,因为我感觉到孩子们与我充分地互动起来了。我曾经在其他班中试教过这个活动,在那里,我的感觉一点也不好,与今天的感觉完全不一样。能够达成今天这样的效果,我已经很满意了,这就是我给自己打90分以上的道理。”听了她的一番话,我感悟到教学活动的设计固然重要,但是,作为教学活动的主体,幼儿和教师,特别是他们之间的关系则更为重要。

我无意为孙老师设计的那个过多内容的教学活动作辩护。我感到有意义的事情是,通过“园本教研”活动,我能够从中得到许多在其他地方难以得到的感悟,我相信,与我在一起参与这样活动的幼儿园教师们多少也会有属于他们自己的各种感悟,而这样的东西,正是幼儿园教师专业成长过程中最为重要的所得。

 

《幼儿教育》,2005年第十期

 

责任编辑: admin
收藏本页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站内搜索
Copyright © 2004 -2015 朱家雄学前教育研究网 技术支持: Ezness.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