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专家简介 专家著作 专家论文 学术交流 学前教育课程资源 专家推荐 交流论坛 博客 联系我们
幼儿园教育:理论的错读、误用与实践的纠结、无奈(七)
2015-09-08        点击:1991

    在幼儿园活动区角创设和区角活动实施中出现的乱象,也导致了幼儿园教师的纠结和无奈。在大规模的范围内,我国幼儿园教师被要求去创设“主题背景下的活动区”,在活动区内“去完成和拓展主题活动(或集体教学活动)要求完成的任务”。幼儿园教育中出现的这种乱象导致幼儿园教师花费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不仅没有获取相应的“回报”,反而使幼儿原本应有的自主、自由活动受到了限制和异化。

在幼儿园教育现场的所见所闻

    笔者在全国不少地区的幼儿园教育现场,看到幼儿园教师为创设活动室内外的环境花费了大量的时间,甚至牺牲了休息的时间,加班加点,使幼儿园活动室内外的活动区角活动与高结构教学活动相匹配,为的是去完成和拓展高结构教学活动所需要完成的任务,或者刻意地减少高结构教学活动的时间,将原本需要通过高结构教学活动完成的任务通过活动区角的活动加以完成:

   场景一:

   某幼儿园某班正在开展题为“各种各样的昆虫”的主题教学活动,笔者看到该班级的幼儿在一个充满了“昆虫”的室内环境中学习:活动室的四壁都张贴着各种昆虫生活的图片以及孩子们所画的有关昆虫的图画;天花板下悬挂了不少各种昆虫的模型,或者孩子们所做的各种昆虫的手工作品;图书阅读区角里陈放的全都是与昆虫有关的图书;积木建构区里全都是用大小木制或塑制积木构建的昆虫;音乐活动区里所呈现的音乐也是与昆虫有关的乐曲,甚至连小器乐上也贴上了昆虫的图片;美术活动区里,孩子们都被要求画有关昆虫的画或制作昆虫的手工作品;玩具操作区的拼图、棋类和其他益智玩具都被改造成为与昆虫有关的玩具,例如8块正方体积木的每一块都被“赋予了”是一条大青虫身体的一个部分的意义(积木上贴了昆虫身体组成部分的图片),将这些积木按照一定顺序排列就是一条大青虫;科学活动区内更多的是各种昆虫的标本,还有一些活的昆虫,还陈放着放大镜、望远镜、捕虫网等一些可用于研究昆虫的工具……

   场景二:

   上述幼儿园的另一个班级正在开展“炎热的夏天”的主题教学活动,这个班级的活动区角与上述的班级全然不同,活动室的四壁、天花板下悬挂的模型、图书阅读区角里陈放的图书、积木建构区里构建的内容、音乐活动区里所呈现的音乐、美术活动区里孩子们被要求画的画或制作的手工作品、玩具操作区的拼图、棋类和其他益智玩具所改造成为玩具、科学活动区内的工具和材料等都与“炎热的夏天”这个主题完全一致。

   场景三:

   在一个反思性教学的研讨活动中,教师们正在研讨区角活动的实施,该研讨活动的议题是“如何为积木建构区内搭建房屋的孩子设置活动目标”。这个班级正在开展一个题为“我们的城市”的主题教学活动,该活动的一个分主题为“城市中的房屋”,为了减少每周集体教学活动的时间,部分的教学内容被“移植”到了活动区角,以小组的或个别化教学的方式进行。教师们根据他们对主题的理解以及中班幼儿的学习特点,为“城市中的房屋”这一活动设置了分层次的活动目标,以适合不同发展水平的幼儿,这些目标分别为“能独立运用木制积木搭建‘3层楼房’,并能理解‘3层’的意义”、“能与同伴一起合作,用木制积木搭建‘3层楼房’” 、“能与同伴一起合作,用木制积木搭建‘4层楼房’,并能理解‘4层’的意义”……

……

从幼儿园教育现场的所见所闻而引发的思考和质疑

   在幼儿园教育现场的所见所闻,曾引发笔者对幼儿园活动区角创设和区角活动实施的关注,笔者发现:

 Ø 活动区角创设成为了幼儿园教师日常工作的重要部分,幼儿园课程中的活动主题一旦有了变化,教师就要忙于更换活动区角的材料;

 Ø 更换与主题相匹配的活动区角的材料并非是件容易的事情,幼儿园教师不得不花费大量的休息时间去寻找材料、制作材料、布置材料。主张这样做法的人声称教师情愿这样做,声称教师即使加班加点也很乐意,事实上,许多教师叫苦不迭;

 Ø 活动区角创设的独创性、丰富性等成为上级管理部门检查和评估教育质量和教师工作水平的依据之一,幼儿园教师被要求创设与别人不一样的活动区角,并以此作为评估标准;

 Ø 自制活动区角的玩具成为幼儿园教师的常规工作,并通过自制玩具的展览和比赛等活动激励教师积极自制玩具;

 Ø 当笔者在报告会或讲座上批评这样的做法时,幼儿园教师们报以的是经久不息的掌声;

 Ø ……

笔者的这些发现引发了自己对幼儿园活动区角创设和区角活动实施的进一步思考与质疑:

 Ø 幼儿园活动区角创设和区角活动实施究竟为了什么(价值)?区角活动主要是幼儿的游戏,还是教师的教学(包括分层次的教学)? 

 Ø 幼儿园区角活动主要由幼儿发起还是由教师发起?区角活动是否应该有特化、细化的活动目标和预设的活动内容?

 Ø 幼儿园区角活动的材料应该具有原始性、开放性、多功能性,还是应该具有高结构性、封闭性、单一功能性?

 Ø 幼儿园教师自制玩具的价值到底在哪里?自制玩具的利弊各是什么? 自制玩具是否应该成为教师必须要做的工作?

 Ø ……

  如果这些问题的答案是:区角活动主要是幼儿的游戏,活动主要由幼儿发起,活动的材料应该具有原始性、开放性、多功能性,幼儿园教师自制玩具虽有利处,但也有弊端……,那么很明显,当今在我国大规模范围内推进幼儿园教师去创设“主题背景下的活动区”,在活动区内“去完成和拓展主题活动(或集体教学活动)要求完成的任务”的做法是一种“本末倒置”的做法,不仅害苦了教师,而且将“以幼儿为本位的活动”异化成为了“以教师为本位的活动”。

   虽然说,幼儿园教师可以将一些主题教学需要进一步完成的任务以小组为主的方式进行,甚至以个别化的方式进行,但是,这只是高结构化教学的一种类型,有时在形式上可能与区角活动有类似之处,但是两者在本质上是完全不同的。

为幼儿园活动区角正名

   但凡懂得幼儿园教育的人,都会懂得幼儿园区角活动的性质和功能,因为几近所有专业书籍都有类同的论述: 

   幼儿园区角活动指的是将幼儿园活动室划分成若干活动区域,通过让幼儿自主选择,并与材料和人(同伴、教师和其他人员)互动的方式,组织和实施幼儿园的教育活动。

   在由各种不同结构化程度的幼儿园教育活动组成的连续体上,区角活动不仅属于低结构的教育活动,而且是一类接近本体游戏的相当低结构的教育活动。区角活动的性质决定了该类教育活动本该是由幼儿发起的探索活动,以幼儿的兴趣为导向,旨在满足幼儿的需要。这类教育活动的主要成分是幼儿游戏,主要立足于儿童本位,强调活动的过程,强调幼儿自主的、个别化的学习。幼儿园区角活动的教育价值主要是顺应儿童的发展,而非主要让儿童获得知识和技能。

   在幼儿园教育中,区角活动有很长的被运用的历史,有很广泛的被运用的范围。自有幼儿教育机构的教育开始,区角活动的形式就已经出现,区角活动的创设和实施一直就体现了“以幼儿兴趣和需要为导向”的特征,具体地说,选用、陈设和撤除区角活动材料的唯独依据就是有没有幼儿选用,若有幼儿选用,活动材料就会放置在活动区角,甚至一直摆放在那里,如若没有幼儿选用,活动材料就会撤除,哪怕它们被教师认定为是十分理想的材料。区角活动创设和实施的这种特征,其背后隐喻了这样的一些教育哲理:儿童的选择和生成的活动才是他们的兴趣和需要之所在的活动,成人几近无法真正认识和理解儿童感兴趣和所需要的活动是什么,也几近无法真正了解和懂得儿童为何选择和运用那些材料。成人所谓的了解、认识和理解,至多只是他们的解读,常常距离实际情况甚远。

   应该看到,不管是集体教学,还是小组教学,甚或是个别化教学,只要教学目标是特化、细化的,内容是固定的、不可变的,都是以教师预设为主的活动,这样的活动,也可以通过为不同发展水平的幼儿提供预设的学习料,激发幼儿学习的兴趣,并以幼儿满意的方式展开,但是在本质上依然属于高结构的教育活动,它们在根本上有异于低结构的包括区角活动在内的教育活动。

   而今,在我国的许多幼儿园中,集体教学活动常常以主题活动的方式展开,这样的主题活动从性质上看,儿童选择和生成的成分很少,主要是教师或教材预设的,主要是教师发起的,因此无疑是一类较高结构化的教学活动。如果将区角活动演变成主题活动的补充、拓展和延伸,活动区角就会成为实施高结构化教学活动的一个场所,区角活动就会成为高结构化教学的一个组成成分。

   因此,将幼儿园活动区角的创设区角活动的实施异化为要求幼儿园教师去创设“主题背景下的活动区”,在活动区内“去完成和拓展主题活动(或集体教学活动)要求完成的任务”的做法,是对理论的曲解和误用,即将低结构和高结构这两类不同性质和功能的教育活动混为一谈,相互串位。具体地说,活动区角的性质和功能是为幼儿提供自主、主动活动的平台,体现活动区角“以儿童为主体”的价值,而不应成为教师教学为主的教育活动的延伸活动区角的所谓目标性和层次性,在本质上依然反映的是成人预设为导向,而非儿童生成为导向。

责任编辑: ezness
收藏本页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站内搜索
Copyright © 2004 -2015 朱家雄学前教育研究网 技术支持: Ezness.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