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专家简介 专家著作 专家论文 学术交流 学前教育课程资源 专家推荐 交流论坛 博客 联系我们
幼儿园教育:理论的错读、误用与实践的纠结、无奈(二)
2015-09-08        点击:2134

    由于对幼儿教育理论的错读和误用,在幼儿园教育实践中频频出现一些乱象,导致了幼儿园教师的纠结和无奈。幼儿园教师都被要求去编制园本课程和设计教学活动就是众多乱象中的一个。

幼儿园教育中的一个乱象:教师忙于编制园本课程和设计教学活动

    在我国,许多幼儿园教师都忙于编制园本课程和设计教学活动,这一项工作用去了幼儿园教师的大量时间和精力。许多幼儿园园长和教师明明知道自己难以胜任,却不得不全身心地投入到了编制和设计课程和教学活动的过程之中,因为幼儿园是否有园本课程已经成为了不少地区评估幼儿园教育质量的一项重要指标。

    所谓园本课程,顾名思义,就是以幼儿园为本位的课程,就是与别人不一样的课程。这样的含义,有可能会鼓励幼儿园教师去设计与别人不一样的教育活动,也有可能会鼓励幼儿园园长去编制与别人不一样的课程。于是在教育实践中,很多经由幼儿园园长和教师编制的课程和教学活动被各种“外衣”包装,很多经由幼儿园教师设计的教学活动以“同课异构”等方式“百花齐放”。

    2008年,笔者曾发表过一篇题为:“幼儿园教育中一个令人担忧的问题”的文章,笔者在文章中写道:“在幼儿园,我经常看到教师实施的教育活动,有的在宣扬极端个人主义,有的在倡导尔虞我诈,有的在传播错误的概念,有的在散布离奇的幻想,有的在褒扬与国情格格不入的西方文化的糟粕,还有的在贬低我国数千年来传统文化的精华……。在这些没有经过严格审查的教育活动中,‘真’与‘假’、‘善’与‘恶’、‘美’与‘丑’之间的界限已经没有了。在幼儿园中,幼儿园课程被污染的状况已经到了不得不让人担忧的程度了。

    “在幼儿园,我也看到一些自我感觉良好的园长捧着他们自己创编的‘园本课程’,沾沾自喜地向我介绍他们的成果。我实在不愿去伤害这些已经有过太大付出的园长们,除了极少数太不自量力,目空一切的人。在我的心里,对于他们中的大部分,我只能用欧教授(注:台湾著名课程论专家欧用生)的‘可能已陷入陷阱而不自知’的话作为评价。”

    也许世界上最让人不省心的工作是两种,其一是医生,其二是教师,两者都是有底线的,前者的底线是“不能医死人”,后者的底线是“不能教错”,保证底线的办法都是专业培养和训练,即按照规律去做。

    我们很少看到、听到医院里由于医生的原因而医死了病人,但是我们时时、处处都能在幼儿园里看到、听到幼儿园教师所教的或幼儿所学的内容是错误的。

    吃力不一定讨好,最亏的事情应该是吃力了反而将事情做坏了,做得连底线都没有了。

    应该让全体的幼儿园园长和教师都知道,连底线都没有的教育是最糟糕的教育,是有害于社会的教育;应该让全体的幼儿园教育管理者和学者都明白,连底线都没有的教育是没有良知的教育,是触犯教育本质属性的教育。

无误的表述和论断,错误的解读、推和运用

    在我国,依据某些教育理论或理念而产生的表述和论断本身并没有错误,它们在逻辑上是清晰的,在实践中也并非不可以操作,但是实际上却产生了严重的问题,甚至产生了不可容忍的乱象,究其原因,是对教育理论或理念的错误解读、推和运用。“园本课程”的问题为其一例。

    这样的表述和论断本身是正确的:幼儿园教育以儿童发展为本位,幼儿园以游戏为基本活动,因此,幼儿园课程是园本课程。

    这样的表述和论断,其前提是“幼儿园教育以儿童发展为本位这是幼儿园课程的价值取向,不管这样的价值取向是否合理,是否与我国的社会、文化相适合,在这样的价值导向下,“幼儿园以游戏为基本活动”成为必然的推,同样,“幼儿园课程是园本课程”成为顺理顺章的实施层面上的指向。

    从幼儿园教育活动的组成要素看,幼儿园教育活动大致可以分成两种,一种是以游戏为主的活动(又称低结构活动),另一种是以教学为主的活动(又称高结构活动),这是两种不同性质的活动,体现的是两种不同的教育价值,前者主要为的是顺应幼儿的自然发展,后者主要为的是将幼儿的发展纳入与社会、文化相一致的轨道;前者主要是幼儿自己生成的,后者主要是教材、教师设定的。按照这样的原理,幼儿园以游戏为主的活动强调幼儿在幼儿园所获得的一系列经验,是以幼儿兴趣和需要为导向的活动,其主要的成分是幼儿满足自我的游戏,因此以这类活动组成的幼儿园课程理所当然应该是园本课程这是因为每个幼儿的兴趣、需要和经验都是不同的,每个幼儿的学习水平和方式也都不同,任何人编制的课程都不可能适合不同的儿童按照这样的原理,幼儿园以幼儿自己生成的游戏为主的活动不可能成为其他幼儿园直接或间接都可以拿来就用以操作的活动,换言之,幼儿园以游戏为主的教育活动都是以自己幼儿园、班级和个体幼儿为本位的活动,幼儿园由这些教育活动构成的幼儿园课程自然就是园本课程,甚至是班本课程、人本课程。

    这样的表述和论断在教育实践中之所以产生了问题,甚至是严重的问题,导致了不可容忍的乱象,归因于这些表述和论断在推和运用的过程中被“移花接木”、“偷梁换柱、“张冠李戴”,成为了逻辑前提与逻辑推理不相一致的东西了。

    在我国的幼儿园教育实践中,几乎没有人放弃过以教师教学为主的教学活动,这种活动以不同形式的集体教学(不管是分科的,还是综合的;不管是大组的,还是小组的)存在于幼儿园课程中。尽管有人不喜欢这样的活动,但是没有任何证据说明这样的活动对幼儿园教育没有价值,在中国文化背景下,没有人有能力阻止这些活动在幼儿园展开。事实上,幼儿园课程改革数十年来,我国的幼儿园园长和教师非但没有弱化以集体教学为主的教学活动,反而一如既往地重视这样的教育活动,将这样的活动看成是幼儿园课程中重要的组成部分。

    幼儿园以教师教学为主的活动是教材和教师预设为主的活动,尽管其中多少含有幼儿游戏的成分,但是主要是教师有目的有计划的教学。幼儿园教师实施这样的活动,其“底线”是不能有错误,要符合教学基本规范,具体地说,活动目标要准确,内容要有教育意义,过程要切实可行,各个活动之间要有紧密关联。要达到能够保住“底线”这样的要求,即使一个十分有教学经验的幼儿园教师也基本不可能独自编制和设计幼儿园课程中的全部教学活动;换言之,这类教学活动是课程专家们精心编制和设计的,由幼儿园教师根据专家们编制和设计的活动加以实施的。课程专家们编制和设计的这类教学活动,其依据是课程标准,呈现的方式主要是教材或参考用书,这些东西的背后隐含着复杂的课程理论、各学科知识以及教学专业知识,它们与幼儿园教师具备的专业知识和技能是不一样的东西;课程专家们编制和设计的这类教学活动,还需通过教育职能部门组织的严格审定方能被允许使用。

    从逻辑上讲,如若幼儿园课程是以由游戏为主的教育活动组成,那么幼儿园课程应该就是园本课程;如若幼儿园课程以由教学主的教育活动组成,那么幼儿园课程就不应该是园本课程,因为编制和设计一整套高质量的幼儿园教学活动是一项十分专业的工作,一个幼儿园或者一些幼儿园教师是不可能自己去编制和设计一整套高质量的,甚至是能够保住“底线”的幼儿园教学活动的。

    事实是,在我国幼儿园教育实践中,可以看到的幼儿园园本课程多是幼儿园自己编制的预设性课程,是以教师教学为主的高结构的教学活动的组合,而不是以儿童经验为主展开的活动的组合。这些所谓的园本课程,要么是本园教师教案的集结,要么是各种已有教材的拼凑,要么是幼儿园“雇佣枪手”的“杰作”。这样的园本课程,大都丧失了幼儿园课程应有的编制逻辑,以降低幼儿园课程在真、善、美等方面的教育意义为代价,以牺牲幼儿园课程在目标、内容、方法和评价等要素之间应有的完整性、统合性和协调性为代价,以耗费幼儿园教师宝贵的时间和生命为代价,屈就于教师有限的经验,屈就于外来无端的评估。这样的情况导致了我国幼儿园课程实施中的一系列乱象:幼儿园教师在实施集体教学活动的过程中出现了大量的无用的,甚至有害的教学活动;上级管理部门规定幼儿园不得使用教材,更不得使用幼儿操作材料;幼儿园园长和教师整天忙于编制和设计与别人不一样的课程和教学活动,导致幼儿园园长和教师无所适从,甚至产生职业倦怠…… 

谁能承担起这样的社会责任

    迄今为止,人们对“三鹿奶粉事件”记忆犹新:

    2008年6月底,位于兰州市的一医院收治了首例患“肾结石”病症的婴幼儿,据家长们反映,孩子从出生起就一直食用河北三鹿集团所产的三鹿婴幼儿奶粉。随后,不仅在甘肃,在陕西、宁夏、湖南、湖北、山东、安徽、江西、江苏等地都有类似案例发生。经相关部门调查,三鹿集团生产的三鹿牌婴幼儿配方奶粉受到三聚氰胺污染。专家指出,三聚氰胺是一种化工原料,可导致人体泌尿系统产生结石。

    9月13日,党中央、国务院对严肃处理三鹿牌婴幼儿奶粉事件作出部署,立即启动国家重大食品安全事故I级响应,并成立应急处置领导小组指出“三鹿牌婴幼儿配方奶粉”事故是一起重大的食品安全事故。翌年1月下旬,三鹿系列刑事案件的被告人被分别判处死缓,无期徒刑有期徒刑。

    三鹿事件让人联想到其他的食品问题、饮用水问题、药品问题,也会让人联想到食品、饮用水药品问题以外的问题。如果将幼儿园教学中出现的错误以及由此而产生的后果与这些食品、饮用水药品问题相比,其实并不为过:

    食品饮用水药品问题会对幼儿的身体产生危害,幼儿园教学中出现的错误则会对幼儿的心灵产生危害;

    食品饮用水药品问题对幼儿身体产生的危害常常是“急性”的,幼儿园教学中出现的错误对幼儿心灵产生的危害则是“慢性”的;

    食品饮用水药品问题对幼儿身体产生的危害是“易觉察”的,幼儿园教学中出现的错误则对幼儿心灵产生的危害是“隐蔽”的;

……

    从事幼儿园教育的行政长官、学者和实践工作者都应该清晰地认识到在我国幼儿园教育实践中已经存在的这一严重问题,认真地想一想这一问题产生的缘由,严肃地反省一下我们这些人中谁能承担起这样的社会责任?千万不要等到这一问题成为了社会危机事件以后才去亡羊补牢

责任编辑: ezness
收藏本页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站内搜索
Copyright © 2004 -2015 朱家雄学前教育研究网 技术支持: Ezness.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