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专家简介 专家著作 专家论文 学术交流 学前教育课程资源 专家推荐 交流论坛 博客 联系我们
从一个难以让人置信的调查结果说起 —— 六谈幼儿园教学的有效性
2015-09-08        点击:2150

幼儿园教师是幼儿园教学活动的实施者。幼儿园教学活动实施的出发点和归宿,不是为了去验证教育理论和观念的先进性和正确性,而是要实现教学活动的有效性。幼儿园教学活动的有效性,指的是通过幼儿园教师实施的教学活动所达成的教育效能。

一个难以让人置信的调查结果

当被问及“一群新教师(刚从事幼儿园教育工作的教师)实施幼儿园教学活动有效,还是一群有一定教学经验的老教师(已经在幼儿园工作了数年教育工作的教师)实施教学活动有效?”人们也许会不加思考地回答:当然是有教学经验的老教师。

近来,我们就不同工作年限的教师在实施幼儿园教学活动时的教学有效性作了一番调查研究,这个研究基于以下几个基本点:

1.在我国许多地区,尽管行政管理与专家话语都在引导幼儿园实施“以游戏为基本活动”的幼儿园课程,但是,几乎没有一个幼儿园放弃过教学,甚至很少会有幼儿园淡化幼儿园教学。在“幼儿园教学”这个词汇被“抹去”的年代里(注: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曾有不可提及“幼儿园教学”这个词汇的时间段),在幼儿园中所能看到的,要么是“游戏”被泛化或异化,要么是幼儿园教师在“偷偷地”实施教学活动。后来,随着国际上对幼儿园教学的重视,“幼儿园教学”这个词汇在我国才被正名。

2.在我国,几乎没有一个幼儿园在课程中不包含集体教学活动,几乎没有一个幼儿园教师不在实施集体教学活动。相当比例的幼儿园,都将集体教学活动作为幼儿园教育中重要的甚至是最为重要的教育活动;相当比例的幼儿园,都将教师实施教学活动的能力作为衡量教师水平的重要的甚至是最为重要的指标。

3.在我国许多地区,幼儿园教师都被鼓励去自己编制课程和设计教学活动,并将此作为符合和贯彻先进教育理念的行动,作为评估幼儿园业绩的指标。编制课程和设计教学活动的主要导向是“求异性”,诸如“与别人不一样”、“特色”、“创意”、“适合度”等等。

4.但凡幼儿园教学活动,不管是“含有很多游戏成分”的教学活动,还是“含有很少游戏成分”的教学活动,都有教学活动预设的目标和内容,能反映出课程编制者和教学活动设计者所赋予的价值,也能反映出该教学活动在实施中的状态和实施后的目标达成度。幼儿园课程专家或专业人员在评估教学活动有效性时,特别是在评估“含有很多游戏成分”的教学活动时,虽然会因为评估者的主观性而带来有差异性的结论,但是,只要是真正的课程专家或有实际教学经验的专业人员,在他们所得出的有差异的结论中,趋同性还是主要的,这就是说,幼儿园课程专家或专业人员对教师实施教学活动有效性的评估会有相当程度的一致性。

基于以上的事实和思考,我们在相当数量的幼儿园中作了以下的调查研究:

我们为新、老教师群体指定一套经由严格审查的幼儿园课程,让新、老教师们实施,请幼儿园课程专家和专业人员分别对新、老教师群体的教学有效性进行评估。我们的调查研究结论是:新教师实施教学活动的有效性远超出老教师。

这个调查研究的结果让人难以置信。

运动群众,适得其反

这个调查研究的结果看似难以让人置信,其实有其必然性。

被调查的新教师们虽然没有教学经验,但是他们被要求“循规蹈矩”,他们教学行为没有“出格”,他们的教学至少保住了底线。由于课程是课程专家们设计的,课程中的教学活动本身在设计时具有科学性、整体性、严密性和合理性,即使教学经验不足的新教师,只要有一定的领悟力,只要能认真对待教学,也还能通过“依样画葫芦”的方式,画出个“葫芦”的样子来。

被调查的老教师们对为他们所提供的教学活动大多不以为然,他们常误以为或被引导认定这些教学活动必须经由自己的重新设计,甚至认为自己设计的教学活动才是最好的。他们中的许多人在还没有“吃透‘教材’”的情况下就已经否定了这些为他们所提供的教学活动,他们花费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或去修改教学方案,或去重新设计教学活动。结果,为数不少的被调查的老教师们实施的教学活动,要么教学活动的目标出现了偏差,要么教学活动的内容被歪曲了,不仅使教学活动失却了原本的教学价值,而且使实施的教学活动与其他教学活动之间失去了关联(即与整个课程发生了“离异”)。在调查中,我们发现不少教师实施的教学活动连“底”都没有保住,有的甚至沦落为贻害儿童、贻害社会的“教学事故”。这就是说,当他们还不知道如何画“葫芦”,或还画不好“葫芦”,就着迷于画自己的“葫芦”,结果,画出来的是连样子都没有了的“葫芦”。

笔者曾有过多次类似的经验能够被用以支撑这个调查研究的结论。在幼儿园教师实施教学活动时,笔者许多次地发现经由教师修改的教案都歪曲了教学活动设计者的本意,原教案不是被修改或调整得更适合儿童了,而是被修改坏了,甚至对儿童、对社会都产生危害了。

这个调查研究结果的必然性,就在于课程是教育中最为繁难、最容易引起误解的事情,没有相当高专业水平的教师是不可能轻易把握的;这个调查研究结果的必然性,也在于我国大部分幼儿园教师专业水平还有待提高,而教师专业水平的提升是个“循序渐进”的过程,大规模地、“群众运动式”地要求幼儿园教师去发展和编制自己的幼儿园课程,不仅无端花费了教师大量的时间和精力,还可能会获得适得其反的结果。

设计和实施园本课程和教学活动的必具条件

当今,已有不少的学者在研究校(园)本课程发展中所存在的问题,他们发现,多数教师缺乏课程与教学活动设计的专业知识,在教育实践中陷入迷茫的困境。

有人指出,教师在设计和实施校(园)本课程时,必须具备以下的知识和技能:

1. 了解儿童在课程和学习上的需要;

2. 懂得如何转化知识(如:理解教学内容,懂得如何运用教学资源等),以增进教学的有效性;

3. 懂得从众多的教育资源中选择有益于教和学的知识;

4. 懂得如何创建一个以儿童为中心,能促进儿童自主、自动学习的环境,

5. 懂得自己教育机构所处的情景,也懂得整个教育系统的生态环境。

不用违言,我国大多数幼儿园教师尚不具备这些能力,其中相当部分的教师离开具备这些能力的要求还相当的远。其实,在我国,绝大部分幼儿园教师发展和编制的幼儿园课程还只是“幼儿园教学活动”,而远非“幼儿园课程”。要求所有的教师都去发展和编制幼儿园课程和教学活动,不仅会使课程和教学活动缺乏广度和深度,还有可能无益于儿童的学习,甚至有害于儿童的学习。

不同的教师,不同的专业成长之路

实现教学活动的有效性,这是幼儿园教学的出发点和归宿,我们不可只是为了去追求某种理念,而放弃对幼儿园教学有效性的要求。

实施幼儿园教学活动的教师是决定教学活动有效性的最为重要的因素。教师的专业水平、教师对教学活动的价值判断、教师对教学活动的理解、教师对教学活动资源的把握、教师已有的教学经验、教师每日每时的情绪状态、教师与幼儿园其他人员之间的关系,以及教师与幼儿及其家庭的关系,等等,都会影响教学活动实施的有效性。对于同样已经设计好的教学活动,有的教师可以在教学、教学过程中实施得十分完美,发挥得淋漓尽致,尽善尽美,甚至还会有所创造;而有的教师则可能难以把握,甚至将其引向歧路。

自上世纪70年代起,一些国家将课程决策权下放到地方政府,下放到教育机构,旨在让教育办出特色,旨在满足不同儿童的需要,这样的做法对教师的专业发展和成长既提供了平台,也提出了挑战。

每个幼儿园教师都需要得到专业发展和成长,但是,不同的教师应有不同的专业成长之路。换言之,教师也有最近发展区,把握在教师最近发展区的发展和成长才能既相对保证教师教学的有效性,也能保证教师在原有水平上的专业发展和成长。

我们并不否认,有部分幼儿园教师可以通过自己的研究,发展和设计一些幼儿园教学活动,甚至参与园本课程的发展和编制。这些幼儿园教师应是有资质的、有经验的和有能力的,他们在幼儿园教育实践中滚打了很多年,他们与儿童之间能建立起默契,他们对课程和教学有领悟力,他们能通过反思性的教学实践,建构属于自己的、独一无二的默会性知识,他们能在“自由王国”内发展自我,快乐成长。符合这样条件的幼儿园教师在一个幼儿园内不会是多数,在幼儿教师群体中只是少数。

    我们否定的是,所有的幼儿园教师都可以通过上述的路径得到专业发展和成长。当幼儿园教师还没有很多教育经验,甚至还没有教育经验;当他们还不会与儿童进行有效沟通,甚至还不会接近儿童;当他们还没有深入理解课程和教学活动,甚至还没有实施过课程和教学活动;当他们还不能将课程内容转化为课堂中能进行教学的知识和技能,甚至对此还几近没有感觉,那么,他们在教学实践中的反思会很少有意义,甚至根本没有意义;他们是不可能建构起属于自己的、独一无二的默会性知识的。如若给以他们过多的“自由”和“自主”,他们无法承担起社会给以的责任,结果很有可能苦了他们自己,害了社会和儿童。

责任编辑: ezness
收藏本页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站内搜索
Copyright © 2004 -2015 朱家雄学前教育研究网 技术支持: Ezness.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