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专家简介 专家著作 专家论文 学术交流 学前教育课程资源 专家推荐 交流论坛 博客 联系我们
从三套新编的幼儿园教师参考用书,看近年来我国幼儿园课程的改革与发展
2006-08-28        点击:4058

 

从三套新编的幼儿园教师参考用书,看近年来

我国幼儿园课程的改革与发展

 

当今,我国幼儿园课程改革的基本导向已由从强调教师教授的学业知识和技能逐步转化为强调儿童的发展和一般能力的获得,从注重课程的标准化和统一性逐步转化为注重幼儿园课程发展和实施的多元化和自主性,这种转化的实现,从根本上说,固然有赖于教师素质和水平的提高,但是,应该说也与幼儿园教师选用的教材或教育参考用书有密切关系。在课程实施过程中,如若教师使用高结构的教材或教师参考用书,那么,强调儿童发展,强调教育过程,强调儿童自主的活动等往往就会成为一句空话。

幼儿园课程改革受制于使用高结构的教材(教师参考用书)

习惯于按数十年来国家统一课程标准和统一教材实施课程的幼儿园园长和教师在幼儿园课程改革中对于注重儿童发展、注重教育过程的教育理念如何转化为教师的教育行为往往感到困惑,感到心有余而力不足,这种状况是与教师选用高结构的幼儿园教材或教师参考用书有着密切联系的。

多年来,按照统一的幼儿园课程标准,幼儿园教材都是由教材编写者预先设计和编写的,要求不同层次的幼儿园和不同水平的幼儿园教师在教材规定的时间内完成教材预定的同一目标,要求不同发展水平的幼儿在同一时间里完成教材预定的同一学习任务。幼儿园教材的这种编写方式以及课程的这种实施方式,虽然易于幼儿园教师操作,但是难以发挥教师的能动性和创造性,也难以真正满足不同幼儿的不同需要,特别是游戏活动的需要。近十多年来,在幼儿园课程改革的过程中,不少幼儿教育工作者始终没有能够从根本上改变自己的教育行为,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选用了高结构的教材。

课程和教育活动的价值取向直接反映在课程和教育活动的结构化程度上。结构化程度高的幼儿园课程和教育活动,强调课程预设的目标,强调教材和教师规定的教学任务,强调按教育目标是否达成而进行的评价;相反,结构化程度低的幼儿园课程和教育活动,强调的则是课程和教育活动的过程,强调儿童生成的学习任务,强调根据儿童的参与性、教师的满意度等因素进行的评价。

在教育活动设计时,目标的陈述是第一步要做的事。高结构的教学活动,目标比较具体、特化,往往以儿童即时就可获得的行为目标为活动目标,如:“让幼儿学会画一个封闭的圆”,“让幼儿懂得1和许多”……。相反,低结构的教学活动,目标比较简约、宽泛,往往只是对教育活动提出一般的要求,如:“让幼儿在比较中探索影子的特征”、“让幼儿对影子的变化产生好奇”……。

在教育活动设计时,教育内容的选择和组织是很实质性的工作。高结构的教育活动,教育内容的陈述详尽,步骤清晰,活动材料交代具体,可操作性强,往往使教师按部就班即可实施活动。相反,低结构的教育活动,教育内容的陈述比较简单,为教师和幼儿留有选择和生成活动的空间,教育内容的开放性程度较大,不仅陈述较为宽泛,而且具有可变性(选择性和生成性)。

对教育活动的评价,能集中地反映出教育活动的价值取向。高结构的教育活动,教育评价的依据主要是活动的具体目标的达成度,因此,评价强调标准化和客观性。相反,低结构的教育活动,教育评价的依据主要不是预设的目标,而是幼儿活动的主动性、参与性,是师生间有意义的互动,是每个幼儿在原有水平上的发展,等等,因此,评价往往带有相当的主观性。

在我国,现有的教材(或教师参考用书)大都是以“目标模式”的思路设计和编写而成的高结构的教材,尽管这些教材有不同的“外包装”,究其本质,反映的都是强调标准化和一统性,以教师教学为导向的价值取向。运用这类教材(或教师参考用书),有利于教师系统地传递知识和技能,无益于让幼儿在不同的水平上得到发展。

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我国幼儿园课程改革在很大程度上受制于幼儿园教师使用高结构的教材或教师参考用书。

为教师提供“操作平台”,而不是教材

教材是教材编写者根据自己对教育目的和目标的理解而设计和编制的,由于教材一般面对的是一大群使用者,而不是特定的少数教育对象,因此,教材必然会有相当的结构化程度,教材编写者预设的目标和内容,与所面对的教育对象的个体差异之间必然存在距离,如若教材使用者按照教材本身的结构实施教材规定的教育过程,那么肯定难于适合不同层次、不同需要的幼儿园和幼儿园教师,也难于满足不同幼儿的不同兴趣和需要。

这种矛盾,也许可以采用一种方式加以解决,那就是摈弃统一的教材,由教师根据一定的教育理念、原则以及具体的教育情景,自己设计和实施课程,使课程在最大程度上适合教育对象。事实上,很多强调过程、强调儿童发展的课程,就是以教师自主的方式设计和实施的。然而,这种实施课程的方式对教师的要求相当高,要求教师付出的代价也相对较大。

应该看到,还有另一种方式也能解决以上的矛盾,这就是将“为教师提供教材”,改变为“给教师提供操作平台”,让每个教师有可能在此操作平台上根据教育情景和幼儿的具体情况,对幼儿实施适合他们的教育。为教师提供的这种“操作平台”,由于淡化教育目标,增强了教育内容的可变性,从而使课程的结构化程度大为降低。这种做法,能够实现幼儿园课程改革强调儿童发展、强调教育过程的价值取向,还能让幼儿园教师运用较少的时间和精力,以既有一定的原则和要求,又能发挥创造性和自主精神的方式组织和实施幼儿园课程。

由上海市教委审查通过的上海市《幼儿园教师参考用书》(简称:《上海用书》,由上海教育出版社出版)、福建省教育厅审查通过的福建省《幼儿园教师教育用书》(简称:《福建用书》,由福建人民出版社出版)以及正在四川省试用的《幼儿园教师参考用书》(简称:《四川用书》,由长江文艺出版社出版)等3套新编的幼儿园教师参考用书就是按照这样的思路编写的。作为这3套幼儿园教师参考用书的主编,本人与这3个省市的幼儿教育工作者一起,为幼儿园教师在实施教育活动过程中创设了“操作平台”。

跨越教育理念与教育实践之间的鸿沟

新编的这3套幼儿园教师参考用书,共同的特点是结构化程度比较低,对使用的教师要求比较高。这种特征的幼儿园教师参考用书,有可能让幼儿园教师在此“操作平台”上通过创造性的工作,实现幼儿园课程改革的目标,从而跨越阻拦幼儿园课程改革进程的鸿沟。

结构化程度低的课程,能够反映以过程和原则为取向,以活动过程为评价依据的课程特征。这3套幼儿园教师参考用书都以“内容与要求”这一类的方式陈述活动的目标,目标较为简约和泛化,而且主要不以目标是否达成作为教育评价的依据。这3套幼儿园教师参考用书都以“活动建议”这一类的方式表述活动内容,内容较为宽泛,并具有相当的弹性,在教育过程中允许教师通过“选择”和“生成”,使由师生互动而展开的学习活动与幼儿的兴趣、需要和发展水平相契合,因此,教育内容具有很大的可变性。例如,这3套幼儿园教师参考用书都允许教师在任何一个层面(从大主题到小活动)上对教育内容进行“选择”和“生成”;《福建用书》和《四川用书》为教师提供了“资料库”(或“相关资料”)、“环境创设建议”等栏目,供教师“选择”和“生成”;《上海用书》除了为教师提供“资料库”外,还为教师提供了“开放性问题”、“案例和分析”、“教研之窗”等栏目,供教师“选择”和“生成”。

新编的这3套幼儿园教师参考用书,除了各自多少带有一些不同的地域文化色彩外,它们的结构化程度还有所差别。《上海用书》的编写,旨在适合我国经济和文化最为发达地区的儿童,因此,参考用书的结构化程度最低,更多关注活动过程,更多关注幼儿创造性等品质的培养,表现为课程完全以综合的主题活动的方式展开,更多鼓励幼儿和教师的生成活动。在编写《福建用书》和《四川用书》时,则考虑到省内不同地域和城乡地区之间在经济水平和教育水平等方面的差异,这两套教师参考用书都由结构化程度相对较高的“领域活动”和结构化程度相对较低的“主题活动”两部分组成,教师在使用时,可根据教育资源和教育对象的情况等因素,对“领域活动”和“主题活动”做任何方式的搭配,加上对这两类活动本身的选择和生成,即可在较大范围内达成幼儿园课程和教育活动在结构化程度上的变化,以适合不同地区、不同水平的幼儿园和幼儿。

以提供“操作平台”的思路编写教师参考用书,既能使教师组织和实施的教育活动有据可循,又能给予教师充分发挥能动性和自主性的可能。由于没有特化的活动目标,由于活动内容的可变性,每个教师在“操作平台”上面对不同的教育情景和不同的幼儿,组织和实施的教育活动自然是不一样的,教师要能努力达成的目标是,通过“选择”和“生成”的过程,使教育活动能与自己的教育对象相适合。当然,由于活动目标的淡化,教育内容的不确定性等,对教师的要求自然就比较高,要求教师不仅要有清晰的教育理念,而且要有创造性使用教师参考用书的经验。

我国的幼儿园课程改革已历时多年,虽已取得一定的成效,但是多有不尽人意之处,特别是教育理念与教育实践之间存在的鸿沟,缺少可以跨越的桥梁。尽管新编的这三套幼儿园教师参考用书还并不完善,但是,它们毕竟走出了一条崭新的道路,使多年来我国幼儿教育工作者一直在追求的“注重儿童发展”、“注重教育过程”的幼儿园课程改革的理念有可能在教育过程中得以实现。

 

《幼儿教育研究》,2004年第二期

 

责任编辑: admin
收藏本页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站内搜索
Copyright © 2004 -2015 朱家雄学前教育研究网 技术支持: Ezness.net